主页 > 行为养生 > 平台还可以通过汇集网络流量,延展新业务

平台还可以通过汇集网络流量,延展新业务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8-08-30 09:36
  为了更好地扩张,平台需要源源不断的资本。在合理运营、市场向上时,金融化有其必然性:这是一种帮助平台在以往向VC、PE等机构融资之外开辟的新融资渠道,是最大程度地提升资本利用效率的选择。换句话说,作为商业组织的公司没理由不做。
 
  因为普通人也可以买REITs,而买ABS则需要满足“合格投资者”门槛(个人金融资产超过300万或最近三年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实际上目前国内的ABS也基本都是机构在买)。所以公募的REITs不仅可以让平台多一个量更大的融资渠道,也可以让包括租房者在内的普通投资者多一个理财选择。其他市场,如日本、美国的经验也显示,将稳定的租金收益作为地产资产和担保发行ABS或REITs是一种常规的行业融资手段。 金融化的一种方式是租金贷,银行、P2P等放贷机构提前将一年的租金给平台,租客再慢慢还给放贷机构;金融化的另一种方式是“资产证券化(ABS)”,即发行以租金收益权或租金分期收益权为底层资产的ABS,即长租平台以稳定的租金收益权为担保而发行债券,扩展融资渠道,投资者可通过购买这类ABS获得发行方承诺的利息。目前,魔方公寓、自如、新派公寓和保利地产都已发布了相关ABS产品。
 
  从2015年以来,国家每年都在出台政策促进规模化租赁机构的发展,在金融上的提法是“推进REITs(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资产证券化的一种类型)试点”。ABS就是REITs的前哨。
 
  而且更彻底的金融化,即从小范围试水ABS,到更大量的ABS,再走向REITs,看起来也更符合普通租客和市场的整体利益。
 
  事实上,“金融化”套路并非长租公寓平台所特有。
 
  把许多行业的外壳揭开,底层的走线里都在动“金融化”的脑筋——增加现金流、更好地利用社会资本。
 
  不同行业金融化的方式略有不同。比如滴滴在客户端推出了堵车险、车贷和消费贷款“滴水贷”,是直接通过已汇集的流量,伸手做了摊新的金融业务;在教育行业,教育贷在2016年到2017年也盛极一时,因为它们看准了这个客单量较高,且机构分散、流量尚未像消费电子领域一样汇集到京东、苏宁等几个大平台的蓝海市场。
 
  再往大了说,过去二十多年“中国式经济奇迹”的背后,也有各行各业的信用扩张、“金融化”手段的大规模使用。
 
  1994年分税制改革后,地方政府大部分税收交给中央,财权、事权开始不匹配:地方政府事多、指标多,官员之间的GDP竞争压力大,但要发展就得投资,就需要钱。如果只靠“跑部钱进”去找中央要钱,很难在竞争中胜出。
 
  此后,随着90年代末商品房市场放开和“土地招拍挂制度”出台,地方政府找到了“土地财政”这条出路,并开始以土地资产、对土地的收益权为担保大举“借债发展”,融资渠道包括地方债和城投债平台。
 
  在近两年金融去杠杆之前,钱多、信用多的“好日子”里,地方债、城投债仰仗地方政府的信用背书从各金融机构接到了很多钱,用于产业投资以及包括路、桥、公交系统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
 
  在大举投资的过程中,中国城市乡野大变样,在一些经济相对富庶的地区,广场、步行街、体育馆几乎成了各县城的标配。搞基建和土地财政的过程中,也顺带搞活了基建和房地产行业的上下游,比如钢材、水泥、工程制造、相应的机械设备,并解决了就业问题。
 
  在一定时间段内,举债发展之路确实是有效而必要的,也可以说是创造“中国式经济奇迹”的重要推力之一,一切也在自洽的逻辑里越滚越大。但今天,事情开始起变化了。保证这个套路顺利运行的前提正在动摇。
 
  弯路:规模的陷阱
 
  在正常的市场活动中,为了追求资本效率,利用金融手段来增益实体业务本无所谓善恶是非,而且一定时间里还很有效。但万事就怕四个字:过犹不及。
 
  套路玩坏了,就成了弯路。因为套路不仅是有效的,也常常是有反噬作用的。
 
  仅仅是9个月前的2017年末,到处还是喜乐氛围,全国经济形势一片大好。各家媒体照例翻译了一些看多中国的言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19年中国GDP增至14.2万亿美元,超过当年欧元区总和;华尔街日报称,2017年做空中国的投资者损失惨重。上层对中国经济的判断是:稳中有进,稳中向好。
 
  显然,一些风险被隐藏了,一些预警失灵了,一些预期给得太高了。
 
  这种宏观经济周期骤然翻转的局面是政府、资本、公司、机构等各经济环节,在中国已有的政治框架、土地、人口、资源等先天因素之上互为反馈,“互相下套”的结果,很难找到一个单一的负责者。
 
  其中很重要的推力之一是过去多年的信用扩张、货币宽松,养出了中国经济的一大积弊:对规模的执念、放纵和沾沾自喜。但当继续印钱不管用,不得不进入去杠杆的紧缩周期时,大家没钱相互借来借去发展壮大了,而资本堆出来的规模本身又不够强健、扎实,彼时蜜糖,就成了此时砒霜。
 
  过往,这条看似快车道的“规模化之路”上出现了滴滴、ofo、摩拜、美团、长租公寓等多种新经济形态:最快成为最大的那一个,才能让你最终成为收割者,享受垄断行业或成为行业top1、top2带来的头部效应。
 
  而资本对规模化故事的买单,则加剧了“用现在换未来”的“风口思维”、“卡位思维”——眼下亏本、出血不要紧,你做共享出行,我做房屋租赁平台,我们都有一个几万亿的美好明天。
 
  回头看,过度追求规模化,尤其是资本堆出来的规模化其实是一条很大的弯路,也是造成套路重重的直接原因。
 
  部分平台对规模的追求,有时甚至胜过了对主营业务本身的效率和稳定性的追求。当规模成为最高KPI时,运营风险和道德风险都退居到了次要位置。
 
  所以,为了扩大租客规模,长租公寓平台和基层运营人员省去了讲解风险的复杂过程;为了扩大供给规模,抢占区域市场,平台不惜哄抬租金,流血也要拿下房源。
 
  同一个逻辑下,为了稳住司机和单量规模,滴滴在顺风车业务恶性安全事件频出后,仍未进行彻底下线整改。直到这一次奸杀案再出,滴滴又一次陷入风口浪尖。
 
  滴滴等公司也不是第一次陷入风口浪尖了,以往的舆论危机并没有打倒它们,更没有动摇背后的规模化故事,因为理论上,先做大规模再获取垄断或寡头市场的利润虽然无情,但符合商业逻辑。
 
  但到了2018年,事情在起实质性变化,因为规模化的商业预期正在落空。
 
  美团、滴滴、摩拜、ofo等平台都是典型的以“规模”取胜,试图通过垄断某一服务的供给而成为笑到最后的公司。
 
  看看半年来它们经历了什么:摩拜被收购;ofo多次传出资金链断裂;美团刚一在上海试水进军出行市场,看似岿然不动的老大滴滴就迅速败退;但没多久,号称5年内不上市的美团为了急着上市,让财报好看点,停止了烧钱的打车业务。
 
  规模化路径的首要问题是:错把规模当壁垒。
 
  这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行业中的一众投资人和创业者早已深谙互联网时代的快车之道,并总结出了一套“规模化”的纯熟打法。
 
  今年1月链家旗下自如公寓获得40亿元A轮融资时,链家董事长左晖自己是这么说的:自如有可观的现金流,其实不需要融资,但“租赁市场目前到了一个关键节点,中国会有很多租赁平台、运营平台发展起来”,自如“要迎接更大的事业,需要更多的伙伴,所以才融资”。
 
  这话说得很潇洒,左晖没说完的不潇洒的部分是,自如是有可观的现金流,但如果偏安一隅,不加入战斗,失去老大地位,未来的商业空间将被大幅压缩。
 
  这是因为许多走规模化路径的互联网平台公司并不掌握不可替代的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也没有把力气花在产业链上游效率和质量的改进上。他们并不是高科技公司,而是使用技术提供对接服务的撮合者。
 
  只要有足够的资本,类似的服务可以较为容易地被复刻。这就让这类经济形态在最终验证盈利模式前,对能持续扩大和维持规模的资本有很强依赖,对需要加以防控的风险难以顾全。
 
  这引出了规模化之路的第二个问题:极易受外部经济环境的影响,风险大。
 
  当经济上行时,借助资本推力,快速规模化曾成就了很多商业奇迹,慢半拍的公司则被三振出局,比如滴滴的手下败将易道;但如果遇到下行周期、钱荒来袭、人们的消费意愿下降,则过去的输血源可能枯竭。
 
  具体到长租公寓平台的案例,虽然贷款和资产证券化不过是一种迅速回笼资金、跑马圈地的商业行为,是资本追求高效率的一个理性选择,但其中隐藏了巨大风险:这种玩法的基础是未来有源源不断的租金现金流,是对未来收益的透支,相当于一直刷卡买买买;如果透支来的这笔钱大手大脚没花好,或者租金现金流出现问题,平台的确如业内人士所说有“爆雷”的可能,到时最弱势的受害者就是已被层层套路的普通租客。
 
  追捧或放纵规模化的第三个问题是:寡头或垄断。
 
  如果公司的商业诉求,即规模化真正实现,市场趋于寡头或垄断,则消费者的利益可能受损。这一批“新经济”公司,相比行业里被他们颠覆掉的传统竞争者,起初的确是异军突围的新锐力量。互联网因素、大数据技术是他们的先进性所在,带来了更好的匹配效率和运营效率,平台还可以通过汇集网络流量,延展新业务。
 
  但一旦进入接近垄断的阶段,问题马上暴露:蛮横定价、忽视消费者权利。平台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甚至可能使用所掌握的数据损伤用户利益,比如被一些滴滴司机诟病的用“大数据派单”套路——通过数据计算结合奖励规则,让司机最终难以获得平台承诺的冲单奖励。
 
  近3个月,滴滴顺风车业务连续出现两次恶性奸杀案,滴滴客服在整个过程中的处理不当,滴滴对以往投诉的忽视、姑息,引起了全民愤怒。程维和柳青终于向公众道歉:“我们知道,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好胜心盖过了初心。在短短几年里,我们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但是今天,在逝去的生命面前,这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
 
  对近期的事,知名互联网行业观察者、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是这么评价的:一个国家的互联网底子,跟这个国家社会的底子,是完全一样的。
推荐新闻
友情链接
百家乐代理 新2网址 澳门博彩 www.hg0088.com www.hg0088.com hg0088.com 福利彩票网 tt娱乐场 hg0088.com 百家乐游戏 香港赛马会 新2网址 博彩公司 www.hg0088.com 澳门百家乐 银河赌场 hg0088.com 澳门百家乐 皇冠开户网 足球比分直播